应该如何看待在《冰川冻土》这样的核心学术期

应该如何看待在《冰川冻土》这样的核心学术期

时间:2020-02-06 06:1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种事儿古已有之,我们一笑置之可也。

感恩的心,不可或缺。在一生当中,我们应该感谢的人确实不少。比如,父母赐予了我们生命;老师教会了我们知识;朋友给予了我们温暖……甚至,曾经的“敌人”也提醒过我们,如何面对挫折和磨难。

人们常说,老师是传道解惑之人。所以,在科研的道路之上,弟子们自然也少不了受到导师的点拨。谁说一名成功的科学家,就必须冷若冰霜,而不可以真情流露呢?问题在于,在科学期刊上撰文赞美老师与师母,就颇有些利用社会公器行己之私的嫌疑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没毛病。同时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同门或者同年的传统。同出一个师门,相互就是师兄弟了;而同一年被同一位老师赏识或者拔擢,就是同年进士了。

古人云:同榜之士,谓之同年。可见,只要你不属于名落孙山之列,同登进士的各位,就与孙山有同年之谊,将来自然可以相互照应。所以说,这一套是圈子文化的“雅称”。其实,同年与用时在同一工厂打过工的同事,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显然是稍许夸张之辞。在这里,我们强调的是继承老师的学术传统,而不是唯老师马首是瞻。至于公开拍马屁之类的做派,就更加算是等而下之了。国学大师陈寅恪曾经对一名弟子说过下面的一段话(涉及到的人名,我隐去了):

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你以前的看法是否和我相同我不知道,但现在不同了,你已不是我的学生了,所以某某某也好,某某某也好,从我之说即是我的学生,否则即不是,将来我要带徒弟,也是如此。

什么叫做继承老师的衣钵呢?应该是在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驱使之下,努力争取做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成绩。这才是献给恩师的最好的礼物。试想一下,阿谀奉承之举,何以能够慰藉老师的一片良苦用心呢?

希望将来,在《冰川冻土》这样的学术期刊之上,多看到一些反映最新科研成果的佳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