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人商量着共同买台电脑,去买电脑时,

我们四个人商量着共同买台电脑,去买电脑时,

时间:2020-03-23 15:4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我们四个人商量着共同买台电脑,去买电脑时,会发生什么事情?

大脸猫情感屋

发布时间:18-10-25 20:31

文/大脸猫情感屋,本文为百家号“大脸猫情感屋”创作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百家号:大脸猫情感屋。

那天,在宿舍里我正在窃喜,背上突然挨了一掌,幸亏不是降龙十八掌,否则我肯定全身筋脉尽断,七窍流血。我转头一看,来人正是张妍。“居然还敢骗本姑娘!”张妍一脸傲慢地说。我装出一脸痛苦的样子说:“你这人以怨报德,非英雄所为!”“谁叫你先骗我,明明文件修好了,你还……”张妍笑着说。我想也是,我这不是自讨苦吃么,真是个笨人。“行了,既然修好了你就不要来烦我了!”“不如你教我怎么修复吧,我学会了就不来烦你了!”

张妍央求着说,这小姑娘还挺好学的。曹敏也跑过来:“我也学!”文兄看见两个美女过来围着我,不分青红皂白地说:“学什么呀,算我一个!”丫的,上课不听讲跑我这儿来拜师学艺,头也不磕,学费不交,一点诚意都没有。不过也不怪他们,老师上课根本不会讲这些。学计算机需要悟性,需要天赋的。学校的电脑实在是太烂了,我们寝室一堆人商量着大家筹钱买一台电脑放在寝室里面。

虽然现在的电脑也不太贵,四千块钱就能买一台性能不错的台式机,但是平摊下来一人一千,定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我们四个人聚在一起商量了半天,决定还是去买一台二手电脑,最多再去珠江路攒一点零部件,这样差不多两千块钱就能搞定,平摊下来每人五百大洋,大家都能接受。“这个二手电脑到哪儿去淘呢?”文兄问。“我看见食堂门口好像有很多这样的广告,我们先去看看有没有人转让,要是没有我们就贴一个求购的广告!”三石终于聪明了一次。

我们四个人跑到食堂门口的告示栏,一张广告一张广告地看,大部分都是卖书卖考研资料的,也有转让自行车的,学生的自行车十有八九都是没牌照的来路不明的,虽然便宜但是有风险。我们四个人分头找,把广告栏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就是没看见有人要转让电脑,只好沮丧地去食堂吃饭。

我们四个人埋头苦吃,正在讨论待会儿在广告上留谁的手机号码,旁边有两个女生正在聊天,一个女生长得比较白,一个女生长得比较小麦色。“哎呀,寝室那台电脑搞了一个月都没搞好,我想不要算了,省得在那儿占地方!”白女生说。“再找人修修看吧,我们系那些男生都不是学计算机的肯定搞不定,要不我们去找一个计算机系的男生帮我们修理一下!”小麦色女生说。“要是也修不好怎么办?”白女生问。

“修不好就不要呗,反正现在有台笔记本电脑用,比台式机方便多了!”小麦色女生满不在乎地说。我们四个都竖着耳朵听这两个女生的对话,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赶紧怂恿二胡去和这两个女生搭讪。“两位同学,我们就是计算机系的,听说你们电脑坏了?”二胡赶紧过去问。

白女生傻傻地点点头,小麦色看了二胡一脸,觉得二胡好像在打什么鬼主意。“你们真的是计算机系的?”小麦色女生半信半疑地问。“那当然!”二胡一边说,一边赶紧把学生证掏出来给小麦色女生看。小麦色女生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二胡,好像过关检查边防证一样。小麦色女生看了半天皱起眉头,觉得不怎么像。二胡的照片是高一的时候照的,现在明显比那时候苍老了很多,都是高考惹的祸。

“怎么觉得不太像呢,”小麦色女生拿着学生证和白女生小声嘀咕说,“你看照片上的怎么比这人年轻很多!”我和文兄、三石在一旁偷笑,二胡赶紧指指右边脸上的一颗大痣,对小麦色女生说,“你仔细看看这颗痣和照片上的位置是不是一样!”白女生看了看二胡,又看了看学生证,还是半信半疑地说:“这颗痣位置倒是不错,但是……现在怎么变这么大了?”我和文兄、三石从偷笑变成大笑,二胡一脸不爽地看着我们,说:“这痣也会与时俱进呀!”

白女生和小麦女生又仔细研究了一下二胡的学生证,比对了一下本人,勉强相信二胡是计算机系的,把学生证还给二胡。“你们虽然是计算机系的,但是你们才大一,能修得好吗?”小麦色女生有点不屑一顾地说。“我们是大一的,他是研究生!”二胡赶紧指着我对小麦色女生说。我一脸惊愕地看着二胡,丫的,这厮居然把我给套进来了。“你是研究生?怎么看也不像呀!”小麦色女生打量了我半天说。

“真的,他是我们系的研究生,修电脑最拿手!”二胡赶紧把我吹嘘了一番。S大教师紧张,很多上机实验课都由研究生代劳,美其名曰教学实践课,还要算学分的,而且是每个研究生的必修课。“你怎么看上去像大一的?”白女生看着我奇怪地问。“哦,他本科是少年班的,所以看上去很小,不过他高中时候就拿过国际奥林匹克信息竞赛金牌,保送到我们系的!”二胡有鼻子有眼,说得煞有介事。

“真的?”小麦色女生还是有点谨慎,觉得二胡花言巧语不像善类。我赶紧露出憨厚的笑容,博取两位女生的信任,略带谦虚地说:“嗯,我十三岁上大学的,其实我年纪跟他们差不多!”文兄、三石这两个吹鼓手配合二胡把我吹上天了,差点就和盖茨并驾齐驱了,目的就是想让我不管买也好骗也好,把那台电脑搞到手。白女生和小麦色女生商量了一下,最后答应带我去女生寝室帮她们修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