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位制度建设  专家分析西北政法大学“申博”

学位制度建设 专家分析西北政法大学“申博”

时间:2020-03-24 06:1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E-mail推荐:   姜明安:学位委员会跟学位办的关系,就像劳教委跟劳教办的关系,后者实际上是由设在公安部的办公室来处理;本应由民政部等七八个部门组成劳动教养委员会,实际上这个公安局就包了。学位办也是如此。国外有一些委员会真的是由委员会来行使职责,我们这个委员会好象有点虚,实际权力都在行政那一块,而行政又不公开,大家就对你有意见。这次他们搞了很多表,这个表包括的内容像教授多少、副教授多少,获奖多少,论文多少,培养硕士多少等,如果说教授是3分、某类论文是5分,要有一个量化标准,这个标准应该对外公布,而如何量化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秦惠民:其实我最没有发言权,这么有一个影响的案子我居然不知道,今天才知道这个案子的细节。刚才很认真的看了这个案子的细节,也拜读了湛老师的文章。当然这个我还不知道,其实这是一个类似于争夺预备党员资格的案子,这个资格叫做博士学位授权立项建设单位。这里纠纷最关键的问题是八个单位六个觉得不公平,那么不公平决议怎么出来的?这个不公平有两点,其中一点是针对学位委员会的决定,当然大家会讨论学位委员会是不是行政主体,程序是不是合法,包括学位委员会本身都有问题了,它的委员是不是到期了都没换是不是合法,第二次会议29个委员只到13个,等等。这一点是讨论关于学位委员会作出的决定从实体到程序的合法性问题。   另外一个关键地方就是这个专家组,专家组是如何作出这样的决议。刚才几位专家的发言没有怎么讨论专家组,其实我觉得在这个案子里专家组比学位委员会更具有关键性的作用,因为第一次学位委员会批准了专家组的结果(专家组进行所谓的专家评议或者是学术性评议)。第二次学位委员会存在着维持这一结果是不是合法的问题,但还是认可了专家组此前的决定,那么专家组是根据什么评出来的?我觉得这是本案非常重要的问题。不同的公共组织,其权力的获取和运行是不一样的。很多公共组织是常规型的公共组织,是通过常规的行政授权的方式获得权力的。另外,还有一类公共组织是任务型的公共组织。任务型的组织和常规型的行政组织是不一样的,我们在讨论学位委员会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的时候,我们会讨论它是不是行政主体,有没有行政权力,其实学位委员会是介于常规型的行政组织和任务型组织之间的一种组织(与之相比,有很多任务型组织非常的明确,比如说论文的答辩委员会是一种典型的任务型组织),是基于常规的组织授权而又为了完成一种特定任务而建立的组织,而这种任务又不是常规的行政组织所能够承担的,往往具有专业学术性质,常规型组织没有这样的知识背景和专业能力(论文答辩委员会就非常典型,为了完成论文答辩的任务来组成这种任务型组织)。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这样组织的组成是不是合理、合法,另外组织的权力,因为最后要投票要形成决议,所以这个组织的权力是如何建构的。这两年我们在比较多的讨论有没有“学术权力”,“学术权力”的来源是什么。其实学术权力的来源有两个非常突出的背景,一个是专家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另一个是行政授权与相关的合法职责。一个老师就有这种学术权力。一个课堂上老师的权利可以变成一种能够影响学生一生的权力,它的重要来源就是行政授权和合法的资质,老师的职责决定了他有这个权力;在另外一个课堂的老师就没有这个权力,因为你选了这个老师的课他才有这个职责,这个职责是合理合法的,所有他才有这种权力。这是学术权力的一个重要来源和背景。另外,作为一个公共组织,除了这种常规型的形式、组织之外,任务型组织的权力来源,既来源于常规组织的授权又来源于组织成员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这种无论是组织成员的组成和被任命的合理与合法都从属于完成任务的需要,完全是由任务性质决定它的成员由什么样的人组成、获得什么样的权力。当然,这种任务型组织更多的是专业性的组织,所以是去等级化的,专家组的组长跟别人是平等的,同样是一票,所以这两个公平点里专家组非常重要:不是一个专业,并不仅仅是评价一个法学院,众多院校都排队,农医文理都有,聘请什么样的专家才合适?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做这种跨学科的综合性评价?我想这是合理与合法的最关键问题。   姜明安:刚才你讲的这个问题,专家组的成员来自不同学校和学科,如果我是法学的肯定是投西北的,如果是在外语的肯定是投外语的,我知道法学只有1个人,但其他学科可能有3个人或更多,这样就变成学位委员会里学科人数的比拼了,而学位办要操纵结果只需要选择专家的学科背景就行。所以你刚才讲的是非常对的,就是到底找哪些人基本上决定了学校的命运。   秦惠民:我觉得首先是专家组组成的合理与合法问题,接着是专家组程序的合理与合法问题。这里涉及到专家组和学位委员会这样一个关系,我们先不讨论学位委员会是不是一个行政主题,其实严格意义上说是常规型组织和任务型组织之间的权力,即使是纯粹任务型组织同样可以进行授权。但是,从这个案子来看,学位委员会显然是一个具有行政权力的组织组成了专家组,那么组成和批准专家组的过程非常重要。就是说学位委员会要通过一定程序,不是由学位办公室随便一个名单就成立了,而我们往往是这样,很多的不公正是从这种根源开始的,其实这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后来所有的公平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但我们往往光关注后面的程序了。所以专家组如何来组成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什么样的事务选择什么样的专家、根据什么样的原则,专家组由几个人构成,为了该种事务我们需要什么学科的专家,选专家的标准是什么,他是专门研究学术水准的专家,还是跟学校总体事务相关的专家等均需考虑。本案中为什么要选这些专家,是不是因为八个学校都有这样学科所以针对这八个学校来选专家,如果针对八个学校选专家,每个学校学科有几个,这是决定以后公平的起点重要的基础。按我现在的理解:   第一、专家组的程序应该是公开的。我们如何组成,组成专家组的原则和标准是什么,这个应该公开,然后经过学位委员会讨论作出一个正式的决定。专家组的组成应是合理合法的,并在网上公示,保证利益相关者都没有利益关联;另外信息要公开,既然这么多重要的利益相关者,材料应该公开,应该对材料有一个合法的、正当的争议期或叫评议期,比如说上网一个月,哪怕上网一周,就叫公示,其实八个学校哪怕上网一天他都会看。第三、程序公开,专家组通过程序,对专家组要建构等级化、票数合理的权力,但还要注意一点,对专家组决定的审查不应该是实体性的只能是程序性的。当然我看有的新闻报导说学位委员会没有承担审查资格,仅仅是认可,那么他怎么去认可?如果是两个组织都进行实体性的不就乱了,所以学位委员会的专家组的审查只能是程序性的。所以这个案子如果做到三个公开,专家组的组成公开,经过公示,第二材料的公开经过公示没有问题,第三个程序的公开。我想这个问题的公正性就没有问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